《凤凰涅槃》 (1人评价)


《凤凰涅槃》封面-1.jpg


 故事梗概


你见过你死我活的婚姻吗?只有你死了,我才能活。在这个卑微的婚姻背后,却有着一个荡气回肠的爱情故事。

尿毒症患者刘水灵,为了活下去,与骨癌患者李羽飞签下了结婚协议,并约定他死后将肾捐献给她,而她则负责照顾他孤苦伶仃的父亲。

两个不幸的生命,就这样各怀苦痛地走到了一起,演绎了一场涅槃重生的爱情。


《凤凰涅槃》剧本正文

 

第一幕:内外景 向日葵广告公司 白天

1、一滴血滴在白纸上,溅起许多红点,无数根线条将红点连接起来,忽然电闪雷鸣,狂风骤起,将白纸吹起在空中摇曳,瞬间化作一只彩色的的凤凰......

广告语:滨江医院让患者涅槃重生!

2、在向日葵广告公司的椭圆形会议桌两旁,众人倾目观看LED超大屏幕上的广告。

滨江医院的许主任拍手称赞道:广告设计的不错,非常震撼、抢眼!

与会人员跟着鼓掌。

许主任问:这个广告是谁设计的?我想请广告设计者谈谈他的创意和构思。

向日葵广告公司的王总监回答:这个广告的设计者是我们公司的才女刘水灵。

一位清瘦、高挑的女士站起来说:感谢赵主任的青睐。我是这则广告的主创刘水灵,我构思这则广告的初衷是将凤凰涅槃的古老传说导入滨江医院,寓意滨江医院医生医术高超,让患者涅槃重生,这是医生与患者普遍的希冀。

许主任鼓掌道:说得好!

众人随声附和。

刘水灵刚要落座,忽然一阵头昏目眩,跌倒在地。

众人大骇。

许主任赶忙跑过来,扶起刘水灵,看看瞳孔,测测鼻息,喊道:快,呼叫120!

3、120救护车呼啸而至,救护人员将刘水灵抬上担架,从办公大厅的走廊走过。

员工们惊觉地从蜂巢般的办公桌前抬起头,纷纷议论:刘经理怎么了?听说刘经理突然晕倒了!

 

第二幕:内景  滨江医院  白天

1、一位暖男手捧鲜花来到医院,被住院部的前台女护士给拦住了:哎,你找谁?

暖男说:我来看一个病人,她叫刘水灵。

护士问:你是她的家属吗?

暖男说:不是,我是她的男朋友。

护士递过一本登记表说:请你登记一下。

暖男左手抱着鲜花,右手拿着碳素笔龙飞凤舞地写起来。

暖男问:刘水灵在几号病房?

护士答:她住412病房。

暖男问:她得的是什么病?

护士查了一下记录,答:她得的是尿毒症。

暖男嘚瑟了一下:哦。

2、暖男走进病房,差点与一女子撞个满怀。

女子惊呼:赵高!

赵高惊讶:张清芳!

刘水灵从病床上坐起来,说:我以为你出差了呢。

赵高将鲜花放在床头柜上,说:听说你得了尿毒症?

刘水灵给他挪了个位,说:请坐。

赵高坐下说:你怎么得了这种怪病?

刘水灵一脸尴尬。

张清芳插嘴道:你会不会说话?谁想得病呀。

赵高连忙改口说:是-是-是,谁都不想得病。

三个人的脸色霎时凝固了。

 

第三幕 室内 滨江医院 白天

1、一滴血滴在白纸上,溅起许多红点,无数根线条将红点连接起来,突然电闪雷鸣,狂风骤起,将白纸吹起在空中摇曳,瞬间化作一只彩色的的凤凰......

2、一个男子掀开被子,从病床上惊悚地坐起来,喘着粗气,原来他做了一个噩梦。

床边坐着的女子立马站起来说:羽飞,你又抽疯了?

李羽飞说:思雨,我没有抽疯,我做了一个噩梦。

孙思雨递给他一沓票据说:好了,别做白日梦了,这是护士长送来的医疗费清单。

李羽飞拨开她的手说:我不看!

孙思雨沮丧地说:我们从哪筹78000元的医疗费呀?

李羽飞从床上溜下来,说:我不住院了!

孙思雨赶忙拦住他说:羽飞,别神经了!

李羽飞神经兮兮地说:我要出院!

病友们见状摇头叹息。

特写:孙思雨沮丧的脸。

 

第四幕  外景  重庆市  夜晚

1、下班高峰期,重庆立交桥如过山车,车水马龙,像一汩汩铁流。

2、江滨路上摆满了一爿爿火锅大排档,云蒸霞蔚,蔚为壮观。

3、刘水灵、赵高和张清芳坐在一张桌子旁吃火锅。

赵高给张清芳的杯子斟满一杯啤酒,说:水灵不能喝酒,就喝果汁吧。

刘水灵用手盖住杯口说:我不能喝果汁,我喝矿泉水。

张清芳说:不会吧,肾炎连果汁都不能喝?

赵高唉叹道:水灵现在转为尿毒症晚期,不仅要管住嘴,还要定期做肾透析。

刘水灵突然感到恶心,“嗝嗝”地跑到路边,呕吐起来。

赵高扔下筷子,张清芳拿起餐巾纸,冲了过去。

赵高给她捶背,张清芳给她递餐巾纸......

一桌饭局就这样不欢而散。

 

第五幕  内景  李家老宅  白天

1、孙思雨沮丧的脸变成了张清芳张扬的脸。

张清芳在李家老宅东张西望,问:李叔,这么大的房子就你一个人住?

李建国杵着拐杖答:我老伴去世的早,我跟我儿子一起住。

赵高问:你卖房子,你儿子同意吗?

李建国沉思了一会答:他同不同意由不得他,我卖房子是给他筹钱看病。

赵高问:你儿子得了什么病?

李建国答:他得了骨癌。

赵高惊奇道:骨癌?那可是不治之症啊。

李建国说:是呀,真他妈倒霉,年纪轻轻就得了这种怪病。

赵高问:你儿子在哪工作?

李建国答:他原来在西丰电子公司上班,因为得了骨癌上不了班,公司就让他买断了工龄。他现在在西街开了家手机维修店。

赵高说:既然你急用钱,那就痛快地让让价,如果价格合适我肯定会买。

李建国急赤白脸道:不行,50万一分钱不能少,那可是救命的钱!

张赵两人愕然。

张清芳问:这房子有房产证和土地证吗?

李建国答:有-有-有,双证齐全。

张清芳说:拿给我看看。

李建国说:你们等等,我去拿证。

李建国拄着拐杖,一摆一摆地朝里屋走去。

张清芳带领赵高在屋里转了一圈说:这房子虽然老了一些,但宽敞,而且独门独户,接地气,水灵姐看了一定会满意。

赵高说:我看上这房子是因为离朝天门码头近,说不定那天拆迁,还能得个好价钱。遗憾的是,这李老汉认死理,一点价都不肯让。

张清芳宽慰道:如果你诚心想买,就跟我们公司签个委托购买协议,价格我来跟李老汉谈。

赵高说:好-好-好,那就有劳你了。

张清芳说:你别客气,看在水灵姐的面子上,我必须帮你这个忙。

赵高不悦说:你别动不动把‘水灵姐’挂在嘴上,我和她黄了,没关系了。

张清芳驻足道:哎......你这个负心郎,是不是看水灵姐患了尿毒症就把她给甩了?

赵高辩解道:不是我不同意,是我妈不同意。

张清芳瞥了他一眼说:你这个‘妈宝男’,这么大了还离不开你妈。

赵高不耐烦地说:一码是一码。这房子是给我妈买的,又不是给刘水灵买的,你不要把我妈和刘水灵掺和在一起。

张清芳缄口不语。

赵高警告道:记住,你在刘水灵面前千万不要提我购房的事,不然这个委托协议我就不签了。

张清芳连忙说:好-好-好。

这时,李建国将房屋产权证书拿过来说:找到了,你们看行不行?

 

第六幕  外景  广夏房地产经纪公司 上午

1、赵高从广夏房地产经纪公司门口出来,张清芳紧随其后。

张清芳宽心道:你回去告诉你妈,李老汉已经签了‘房产转让委托协议’。李老汉为了给他儿子治病,急用钱,比你妈还着急,你急什么?

赵高哈哈一笑说:还是张经理想得周道,难怪我妈说你聪明、能干。

张清芳听后喜上眉梢:真的吗?

2、送走了赵高,张清芳接到客户的来电,边走边侃侃而谈。

一不小心,张清芳被疾驰而来的电单车挂了一下,手机跌落在地。

张清芳捡起手机,对扬长而去的电单车狂啸:哎......站住!赔我的手机!

 

第七幕  外景  德盛手机修理店  中午

1、张清芳阴沉着脸,踟躇在街头,找了家手机修理店修手机。

张清芳一见店主就唠叨:我今天倒霉极了,被一个二流子骑电单车给撞了,把我的手机都给摔坏了。

李羽飞正忙着给一个女生修手机,听到有人叨叨,抬起头说:这算什么倒霉?不就摔了个手机吗?

张清芳没好气地说:你这人怎么这么说话呢?莫非你替那个二流子修手机?

李羽飞坦然道:我是说,你这不算倒霉,我才倒霉呢。

张清芳问:你倒什么霉?

李羽飞说:我患了癌症,你好意思让我免费为你修手机吗?

女生瞥了张清芳一眼。

张清芳无语,坐在塑料凳上,翘着二郎腿,等着修手机。

2、不一会,孙思雨骑着辆电单车,提着饭盒,停在店前,说:羽飞,别聊了,该吃饭啦!

张清芳不好意思地说:你们先吃饭,我下午下班再来取手机。

李羽飞说:好的。

 

第八幕  内景  滨江医院  白天

1、滨江医院的走廊里挤满了做肾透析的病人,有的坐在不锈钢长椅上,有的站在过道里徘徊,等待护士召唤。

2、刘水灵夹杂其中,她百无聊赖地看着电视屏幕上播放的宣传片:肾好比人体的净水器,将人体内的有害物质过滤掉,再通过尿液、汗液排出,如果人的肾出了毛病,有害物质过滤和排泄不畅,沉积在人体内,到了一定程度就会造成人体内分泌紊乱或中毒反应......

3、一个妇人闲聊道:你的尿毒症厉害吗?

刘水灵说:到了晚期。

妇人惊愕道:你这么年轻漂亮,死了太可惜了。我告诉你,尿毒症晚期唯一的救治办法是换肾。

刘水灵哀叹道:谁会把肾给我啊!

妇人神秘兮兮地说:我有一个侄女,年龄和你差不多,长得跟你一样漂亮,可惜她也患上了尿毒症。为了活下来,她跟一个癌症男子结婚了,等丈夫死之前把肾捐给了她。她现在活得好好的,还找了一个税务局的干部结了婚,没过几年还生了一个大胖小子。

刘水灵问:真有这样的事?

妇人说:我亲眼看到的,还会有假吗?

这时,护士喊道:刘水灵!

刘水灵站起来答:在!

护士说:该你了!

4、刘水灵走进透析室,里面摆满床位,病床上挂满了密密麻麻的塑料管。

刘水灵面无表情地躺在冰冷的病床上,看着护士机械地操作透析设备。

床头上一条条红色塑料管,像一根根血管,盘根错节。

 

第九幕  内外景  重庆轻轨  傍晚

1、傍晚,重庆市灯光璀璨,波光粼粼,山岱逶迤,高楼节次鳞比。

2、轻轨列车在高架桥和楼盘之间穿梭,风驰电掣。

刘水灵站在长长的楼梯式电梯上,遁入地下轻轨站。

轻轨站的闸门齐刷刷打开,人流像泄了闸的潮水往外涌。

刘水灵抵进轻轨列车,车门关闭。

3、透过乘客的臂弯,刘水灵看见一对男女在打情骂俏。

刘水灵定眼一看,是赵高抓住张清芳手,正在给她算命。

刘水灵拿出手机,偷拍下这一幕。

刘水灵挤过人群,换了一节车厢,她拿出手机给赵高拨了过去。

赵高放下张清芳的手,掏出手机:喂......

刘水灵手执手机问道:你在哪儿?

赵高犹豫了一下说:我在成都出差。

刘水灵故意问:你在轻轨上吗?

赵高纳闷:我在酒店和客户一起吃饭。你有什么事吗?

刘水灵说:没什么事。

赵高说:没事我就挂了。

手机嘟嘟嘟地响个不停,赵高一脸茫然。

张清芳问道:是水灵姐打来的?

赵高反问道:你怎么知道是她打来的?

张清芳说:我猜是她打来的。

赵高不耐烦地说:别管她,成天疑神疑鬼的。

张清芳说:哎......你怎么这样说水灵姐?她是我的闺蜜,你的女朋友,你不能因为她得了尿毒症就把她甩了吧?

赵高急赤白脸地说:我一个健康的小伙子,怎么跟一个尿毒症患者一起生活?即使生活在一起,也会很痛苦!你懂吗?因此,长痛不如短痛,还不如趁早了断算了,对两人都是一种解脱。

张清芳天真地问:假如我得了病,你会不会把我也给甩了?

赵高含糊其辞地说:哪来那么多假如?你是你,她是她,你老是扯她干嘛?

这时,轻轨噪声骤起,将他们的争吵湮没了。

4、刘水灵惆怅地登上电梯,刚上一楼大厅,便感到一阵晕厥,匍匐在地。

好心人纷纷跑过来,将她扶起来。

 

第十幕  内景  宾馆  夜晚

1、夜色朦胧,床上一对男女翻雨覆雨......

忽然,一张白发魔女的脸出现在女子眼前,使她毛骨悚然:水灵姐,我对不起你!

女子起身,将身边男子推下床。

2、赵高从床底下爬起来,气呼呼地问道:清芳,你发什么疯?

张清芳清醒过来,说:我做了一个噩梦,梦见水灵姐来捉奸!

赵高像泄了气的皮球,说:神经病,我已经跟刘水灵分手了,你怕什么?

张清芳愧疚道:呜呜......我对不起水灵姐!

 

第十一幕  内外景  出租公寓  早晨

1、第二天一大早,刘水灵收拾行李,准备搬家。

2、张清芳从外面回来,发现门口堆满了行李,奇怪地问:水灵姐,你准备出差?

刘水灵装作没听见,理都不理睬她。

张清芳问:你外派了?连被褥都打包了。

刘水灵说:我准备搬出去,找个离医院近一点的地方住。

张清芳问:你至于吗?现在交通那么方便。

刘水灵说:从此以后,你走你的阳关道,我走我的独木桥,咱两就此别过!

张清芳倍感内疚,潸然泪下。

 

第十二幕  内外景  城中村  上午

1、一辆“货拉拉”面包车在狭窄而又悠长的小巷徜徉。

司机问:到了吗?

刘水灵说:好像就在这,我下去看看。

司机不耐烦地说:快点,别耽误我接单!

2、刘水灵穿过肮脏、狭窄的过道,来到一栋素砖盖的握手楼。

房东大妈热情地招呼道:妹子,你又来看房了?

刘水灵说:是呀,我最近手头有点紧,住不起公寓了,所以来你这里找个房间住。

房东大妈问:你是不是亏本了?

刘水灵茫然道:嗯......

房东大妈说:难怪呢,到我们这里租房的大多是学生、打工仔或者亏本躲债的老板。

刘水灵听了,裹足不前。

房东大妈赶紧改口说:对不起,我们小市民不会说话。我看妹子像是离家出走的大学生,不像是躲债的。

刘水灵问:我看你在网上挂出的租金是500元/月?

房东大妈说:不是哦,五楼以上的租金是500元/月。

刘水灵懊恼道:哦,怎么又变卦了?

房东大妈脸色一变说:不是变卦,不同楼层有不同价。要不你住三楼,800元/月?

刘水灵犹豫了一会问:有卫生间和网线吗?

房东大妈答:有-有-有,你放心,什么都有。

刘水灵疲惫地说:行-行-行,五楼就五楼吧。麻烦你叫两个人,帮我搬一下行李。

房东大妈讨好道:好-好-好,我马上就去叫。

3、爬上五楼,刘水灵已气喘吁吁。

4、刘水灵在房间里转了一圈,觉得房间有点霉味。她打开窗户,看见对面屋子里一对男女缠绵悱恻,在做爱......

刘水灵赶紧关上了窗户。

 

第十三幕  内景  向日葵广告公司  白天

1、阳春三月,CBT写字楼前“欢度2020年春节”的横幅还未拆除。

2、一双红色高跟鞋踢踏踢踏地在锃光瓦亮的地板砖上行走,步履清脆。

3、CBT写字楼的一楼大堂,被曲曲折折的警戒线分隔成迷宫,保安配戴口罩,手执测温枪,逐一向过往人员查验“绿码”、测温,整个大堂异常肃穆。

4、刘水灵戴着口罩,脚蹬红色高跟鞋,来到向日葵广告公司。

5、办公大厅摆满电脑桌,像密密匝匝的蜂巢。而员工却零零星星、口罩封口,他们如鼠鼬似地抬起头,向刘水灵打招呼:刘经理,别来无恙?

刘水灵向他们致意:还好,没有死!

一位员工嘟哝道:今年春节真倒霉,突如其来的疫情把普天同庆的春节给搅黄了。

刘水灵说:至暗时刻,希望大家多多保重,万岁-万岁-万万岁!

员工们笑呵呵道:祝刘经理万寿无疆!

刘水灵用手做一个“你”的表情包:你......

6、刘水灵来到王总监的办公室,王总监忙着打电话,没有时间搭理她。

王总监打完电话,说了声:请坐。

刘水灵刚坐在办公桌前,王总监的手机铃声又响了,他又去接电话......

接完电话,王总监抱怨道:2020年开局不利,所有的东西都被新冠疫情打乱了。我们公司从去年开始经营状况就不好,没想到今年疫情一来,更是雪上加霜,我真是太难了!

刘水灵静静地坐在办公桌前,不知如何回答。

王总监说:疫情期间,政府下达禁足令,什么时候复工等待通知。经公司董事会决定,禁足期间,员工按最低生活费发放。今天叫你来,就是让你在公司企业微信群中,以你个人名义向员工传达一下。

刘水灵疑惑不解:既然是董事会的决定,为什么不以公司名义下发通知?而是以我个人名义向员工传达,这算什么?

王总监沮丧地说:你不懂公司的苦衷啊!在这非常时期,我们高层是迫不得已才出此下策,为的是避免员工投诉或引起劳动争议呀!希望你能理解。

刘水灵恍然大悟:哦,原来是这样?

王总监狡黠一笑说:我没看错人,这个事交给你来做,你肯定能做好。

刘水灵听了,哭笑不得:为什么是我呀?

王总监说:因为你比较灵性,一点就通,我们相信你。

刘水灵一脸茫然。

 

第十四幕  内景  出租屋  夜晚

1、一滴血滴在白纸上,溅起许多红点,无数根线条将红点连接起来,突然电闪雷鸣,狂风骤起,将白纸吹起在空中摇曳,瞬间化作一只彩色的的凤凰......

刘水灵惊厥地从床上坐起来,她做了一个噩梦,耳边响起了那个妇人所说的话:尿毒症晚期唯一的救治办法是换肾!换肾......

2、刘水灵失眠了,她从床上爬起来,翻开手提电脑,打开腾讯QQ,点击“加好友”按钮,在“找群”中输入“重庆市癌症患者交流群”,并以“神女峰”的昵称加入群。

刘水灵在QQ群里写了一则“征婚启事”(画外音):刘女士,现年27岁,本科学历,未婚,现在沙坪坝区从事广告设计工作。本人因患尿毒症晚期,欲寻一位A型血的癌症重症患者结婚,条件是等丈夫死后将肾捐献给我。

非诚勿扰!

写完征婚启事,刘水灵已泪流满面。

原本活跃的QQ群,立刻变得的鸦雀无声。

刘水灵噙着眼泪继续写道【画外音】:为了活着,请原谅我的卑微和龌龊!(哭泣的表情包)

【镜外音】当刘水灵发出‘征婚启事’后,原本活跃的QQ群出奇的安静下来,同在死亡边缘,没有人忍心责备她。

 

第十五幕  外景  重庆市  白天

1、三月,细雨绵绵,春寒料峭。

2、重庆市公交车站的广告栏写着:“抗新冠,重防护,防输入!”公交车上贴着:“复工啦!”、“开业大吉!”的标语。

但是,街上行人稀少,步履匆匆。

街道两旁的门面房冷冷清清,有的更换门牌,有的拆旧换新。

3、刘水灵在小区的栅栏里买菜、扫码,此时,手机的提示音“叮咚”作响,她打开QQ,发现昵称为“曾今沧海难为水”的网友加她为“好友”。

【画外音】

刘水灵问:哪位?

曾今沧海难为水反问:你是‘神女峰’吗?

刘水灵答:是呀。

曾今沧海难为水问:你是不是在癌症群里发了一条征婚启事?

刘水灵恍然大悟:是呀。

曾今沧海难为水回复:我是来应征的。

刘水灵将信将疑:真的吗?

曾今沧海难为水回复:是的,我愿意跟你结婚。

刘水灵怀疑道:哦,你想好了吗?

曾今沧海难为水干脆地回复:想好了。如果你不信,咱们见面再聊,好吗?

刘水灵犹豫道:哦-

曾今沧海难为水说:周六上午我们在朝阳门码头见面,可以吗?

刘水灵问:几点?

曾今沧海难为水说:10点。

刘水灵答:嗯-

曾今沧海难为水问:贵姓?能把电话号码给我吗?

刘水灵编辑短信:免贵姓刘,名水灵,电话号码:13996258741。

曾今沧海难为水主回复短信:我叫李羽飞,电话号码:13917459878.

曾今沧海难为水说:说好了,不见不散。

刘水灵回复:好的。

刘水灵关掉手机,内心充满了惆怅。

 

第十六幕  外景  朝天门码头  上午

1、周六,朝天门码头虽然阳光灿烂,但游客稀少。

2、在相约的时间、地点,两个人盛装出现,虽然都戴着口罩,但还是认出了彼此。

李羽飞先开口介绍:曾今沧海难为水。

刘水灵答道:除去巫山不是云-神女峰。

李羽飞摘下口罩,笑哈哈地伸出手:我叫李羽飞,今年27岁,血型A型。我是一名骨癌晚期患者,符合你的征婚条件。

刘水灵揭开口罩,但缩回手说:我叫刘水灵,现年27岁,A血型,尿毒症晚期。抱歉,疫情还未结束,最好保持一米距离。

李羽飞收回手,笑了:这哪像相亲?倒是像特务接头。

刘水灵抱拳道:非常时期,请你多多包涵。

李羽飞呵呵一笑:你这么怕死?

刘水灵道:难道你不怕死?

李羽飞说:毛主席说人固有一死,有的重如泰山,有的轻如鸿毛。像我这样的人,生如惊鸿,死如鸿毛,所以你有什么话就直说,我不怕。

刘水灵说:你这人真贫,你看了我的征婚条件了吗?

李羽飞说:我当然看了,不然我就不会应征了。我符合你的征婚条件,并且同意和你结婚。

刘水灵说:你考虑好了吗?

李羽飞说:看着我的眼睛,你活着就有希望了。我不需要你来照顾我,我死之前把肾捐给你,但是我唯一的条件是,在我死后,请你替我照顾我孤苦伶仃的父亲。

刘水灵问:你家里没有其他亲人了吗?

李羽飞说:我母亲死的早,家里就我和我的父亲。我父亲为了给我治病,把房子都卖了。我的女朋友见我得了不治之症,像躲瘟神一样离开了我。祸不单行,我父亲为我积劳成疾,得了脑梗成了半边瘫,只有我姑姑见我们可怜,有时过来帮帮我们。

李羽飞看了她一眼,说:我把我的情况一五一十地告诉了你,行不行你考虑。

刘水灵看着他真诚的眼睛,说:同是天涯沦落人,相逢何必曾相识。既然你不嫌弃我,我怎么会嫌弃你呢?

【镜外音】就这样,刘水灵与李羽飞这两个不幸的生命,各怀苦痛地走到了一起。

 

第十七幕  内外景  沙坪坝区婚姻登记处  白天

1、春夏之交,李羽飞骑着电单车,驮着刘水灵在非机动车道上驰骋,一簇簇绣球花在绿化带之间向他们招手致意。

2、张清芳子戴着口罩坐在沙坪坝区婚姻登记处的台阶上,左顾右盼。

李羽飞将电单车停在一辆宝马车前,与车上下来的赵高形成强烈的反差。

刘水灵取下口罩招呼道:张清芳!

张清芳揭开口罩喊道:水灵姐!

两人兴高采烈地拥抱。

刘水灵问:你坐在这里干什么?

张清芳说:我来领证。你呢?

刘水灵说:我们来领证。

张清芳下意识地瞅见刘水灵身边的男子,李羽飞向她点头问候:你好!

刘水灵赶紧介绍说:李羽飞,我的男朋友。

张清芳对李羽飞摇摇手机,吃惊道:你......

刘水灵问:怎么了?

张清芳马上收起手机说:没......没什么。

刘水灵问:赵高呢?

张清芳苦笑道:还没来。

刘水灵挽起李羽飞的胳膊,转身对她说:祝你们好运!

张清芳望着他们的背影喊道:祝你们幸福!

3、婚姻登记处的女干部在结婚证上盖了章,分别发给李羽飞和刘水一人一个红本,嬉笑说:恭喜你们!

两人异口同声道:谢谢!

4、路边,张清芳与赵高指指戳戳,纠缠不清。

 

第十八幕 外景  重庆市  傍晚

1、【镜外音】

虽然,刘水灵与李羽飞结婚的目的并不单纯,可真结婚后,两个人都情不自禁地牵挂起了对方,他们每天都打很多电话,互相嘘寒问暖。

2、【镜头在轻轨车站和手机修理铺切换】

轻轨站,刘水灵抱着手机左右徘徊,像一个热恋中的姑娘:喂,你在干嘛?

李羽飞一边修手机,一边对着耳麦说:我在帮人修手机。

刘水灵问:吃饭了吗?

李羽飞答:还没有。

刘水灵说:我发现滨江路有一家小龙虾特别有味,我请你吃饭。

李羽飞答:好呀,你请客,我埋单。

刘水灵说:别贫了,我在滨江路等你。

李羽飞答:好的,不见不散。

3、李羽飞骑着电单车来到滨江路,发现刘水灵坐在散台等他。

李羽飞赶紧道歉:对不起,来晚了,路上堵车。

刘水灵说:没关系,下班高峰期,车多人多,你骑电单车要注意安全。

李羽飞点点头:嗯。

4、麻辣小龙虾上桌了,堆尖尖一大盘,让李羽飞胡吃海塞起来,嘴里不停地说:嗯,好吃-好吃。

刘水灵为他斟满啤酒,自己却端起矿泉水瓶说:来,我敬你。

李羽飞端起杯子说:来,我祝你早日恢复健康。

刘水灵把矿泉水瓶缩了回来。

刹那间,两个都愣住了。

李羽飞举杯仰脖而入,打着饱嗝说:你请我吃饭,你却不吃不喝,弄得我都不好意思吃了。

刘水灵深情地看着他说:你甭管我,我忌口多。你尽管吃你的,只要你吃得香,我看着也舒坦。

李羽飞说:咱俩领证都快半年了,我还不知道你住哪儿?更别说吃你做的饭了。

刘水灵说:我住的很简陋,吃的很简单,我怕你嫌弃我。

李羽飞说:生活平平谈谈,从从容容才是真。

刘水灵突然感到头晕,吃力地依在椅子上。

李羽飞赶紧跑过来,抚慰她:你怎么了?

刘水灵强作欢颜地说:没关系,我有点头晕,坐一会就好了。

5、吃完饭,李羽飞去前台买单,被刘水灵拦住了:我来买单。

李羽飞说:说好了,你请客,我买单。

刘水灵推开他说:女人买单是夫妻,男人买单是小三。

李羽飞听了傻了眼。


---待续



编剧:东兴

手机号:13877130025

邮箱:2744564267@qq.com

联系地址:广西南宁市秀灵路37号


评论


评分:

何东新:

评论:触动人心的作品,像日本的《生死恋》,非常好!
04月03日 12:19
友情链接:小偷程序  镜像站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