悬崖上的放映机 (13人评价)


《悬崖上的放映机》电影剧本

 

概念海报.jpg

【故事简介】

中国闽南,有一个叫金鱼村的村子,因盛产金鱼而得名,但品种只有一种,是一种罕见的蝶尾金鱼。在那里,苗人世世代代都住在悬崖上,要爬上去得用藤梯,乡村放映员关锦朋在爬藤梯时坠崖受了伤。

关锦朋的弟弟关锦胜得知消息后,火速从城里赶回来,没曾想要接替哥哥当放映员,同时照顾他沉默寡言的儿子关小羽。关锦胜对这两件事都不上心,因为35mm胶片放映机操作繁琐,他甚至想用投影仪代替。为了熟悉放映流程,关锦胜翻箱倒柜地找关锦朋的放映员手册,意外发现了他多年前写的情书。那些缠绵悱恻的文字都是关锦朋写给心爱的苗族女孩谢银银的。

《中国国家地理》的摄影师白美树一直想去悬崖村拍照,她去找关锦胜做向导。关锦胜得知悬崖上的藤梯断了,关小羽被困,去找村长周傅。周傅为了尽快摘掉悬崖村贫困户的帽子,动员苗寨的人从悬崖上搬下来,遭到族长阮灵带头反对。为了缓和关系,周傅让关锦朋去悬崖村放映电影。关锦胜将哥哥坠崖受伤怪责到周傅身上,因而和周傅的儿子周游发生了冲突,被白美树劝阻开。

关锦胜和白美树利用登山绳,爬上了悬崖,探访了苗寨年代久远的吊脚楼,并揭开了一段尘封的过去。阮灵的外甥女谢银银和关锦朋因一部电影坠入爱河,怀了孕执意要嫁给他,在遭到全村阻挠之后,关锦朋被驱离,谢银银难产生下关小羽,自己因流血过多而死。

关锦胜意识到这场悲剧导致了悬崖村与金鱼村的隔阂,也导致了关锦朋一直沉溺于过去和记忆中,而忽视了对儿子的关爱。关锦朋要接受开颅手术,清除脑部淤血。在手术过程中,被医生唤醒,但唤醒他的那个声音明明是妻子的声音。

与此同时,一个惊人的消息浮出水面——某建筑工地发生塔吊倒塌事故,造成人员伤亡,塔吊工的关锦胜却逃回了老家!

 

【人物小传】

关锦胜:33岁,塔吊工,喜欢看悬疑推理片,思维缜密,逻辑清晰,还有一点王小波式的反讽戏谑和黑色幽默,适合当影评人或者登山运动员,偶像是动作明星李小龙、巴斯特·基顿。

 

白美树:28岁,《中国国家地理》签约摄影师,个性独立,具备一个冒险家的潜质,同时又喜欢简单、呆萌的东西,比如龙猫。

 

周傅:59岁,金鱼村村长、退伍军人,能力硬核,当别村的村长还在用大喇叭动员村民的时候,他已经用无人机了。他还会读唇语,所以当无人机在村子上空盘旋的时候,他无疑开启了“上帝模式”。

 

周游:30岁,网红主播、带货王,爱飙车,周傅的儿子,性格冲动,喜欢上白美树以后就开足马力地追求人家,如果有关锦胜这样的对手就全力碾压。

 

关小羽:10岁,小学三年级学生,性格早熟,开不起玩笑,总是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,其实是因为缺乏父爱。

 

关锦朋:36岁,乡村放映员、诗人,忧郁深情,喜欢卓别林的电影,因为妻子去世,一直沉溺于过去和记忆中,而忽视了对儿子的关爱。

 

王菲菲:31岁,发廊老板娘,外表性感、个性泼辣,梦想是钓上金龟婿,却爱上了穷还一堆破事的关锦胜。

 

关书恒:34岁,烂片电影导演,浮夸、有点小气,最受不了的是影评人恶评他的电影,喜欢大胸女演员,即使没有演技也可以自己调教。

 

【作品亮点】

《悬崖上的放映机》是一个乡村轻喜剧风格的故事,主旋律、乡村振兴、少数民族、奋斗和爱情是这个故事的基调。讲述了乡村放映员关锦朋坠崖受伤之后,他的弟弟关锦胜接替他成为新的放映员,通过一部部电影的放映,他个人的成长蜕变、兄弟之间的关系、过去的记忆和情感的伤痕,都在电影和它的观众中得到了呼应。它既是一封写给电影的诗意情书,也紧扣了时代的主题,具有较高的社会价值和深厚的艺术性。

故事中的少数民族色彩比较浓厚,比如吊脚楼、银饰手工艺,展现了淳朴善良的民风传统。取材于“悬崖村”的真实故事,在创作时也保留了悬崖村的孩子为了上学必须要爬藤梯的现实困境,当地政府想尽办法为悬崖村摘掉贫困户的帽子,动员村民们搬家等有力举措。

同时,为了着力于乡村振兴的点,虚构了一个叫金鱼村的村子,它位于中国闽南,因盛产金鱼而得名,但品种只有一种,是一种罕见的蝶尾金鱼。金鱼起源于中国,蝶尾金鱼是龙种金鱼中的一种,不同于日本土佐金,是中国金鱼的特色品种。主人公为了让村民们转变思维,号召大家通过直播卖金鱼,正好反映了现在的直播带货热潮。故事从侧面提出了吸引外地打工的村民回乡,改变空巢乡村面貌的倡议。

《悬崖上的放映机》也尝试了较为新颖的悬疑手法,主人公到底与塔吊倒塌事故有没有直接关联、悬崖村和金鱼村的过去、关锦朋父子的隔阂、放映机到底在谁的手上……这些悬念的设置以及反转,让故事更引人入胜。

 

【对标作品】

一秒钟、天堂电影院、放牛班的春天、海角七号



【正文】

1、出租房  日  内(人物:关锦胜 房东 房客们 工人们 主持人)

黑底中,传来新闻播报声。

(画面切换)电视画面里,一处工地上,橘色的塔吊主体横倒在地,一男子被压在金属框架下,周边多名工人正在救援。新闻标题——天海市一建筑工地塔吊倒塌致1死1伤。

光线昏暗的房间,窗门紧掩。关锦胜眼神倦怠、胡子拉碴地躺在床沿上,嘴里叼着一根烟,烟灰老长,掉在脸上也浑然不知。

镜头摇过邋遢的地面——烟头、外卖餐盒、啤酒瓶、满是泥浆的运动鞋和安全帽,还有一只圆形金鱼缸。

主持人(画外音):系违规操作造成,区住建局已责令该工地施工现场全面停工整改。

关锦胜突然尿急,跳下床,门外传来脚步声和对话声,他忙关电视。

房东(画外音):打他电话也打不通,八成是关机了。

房客甲(画外音):房东,您可得管一管,大晚上的不睡觉,在里面发酒疯、鬼哭狼嚎,还用酒瓶砸墙。

房客乙(画外音):房子又不是他一个人住的。

镜头摇到墙上的一滩酒渍,周围还有酒瓶的玻璃渣。

 

2、出租房  日  外(人物:房东 房客们)

门外站着一群抗议的房客,房东戴粉红蛤蟆眼镜,一身夏日打扮,满脸堆笑,安抚大家的情绪。

房客甲:今天一定要找他理论!

房东:对,邻里之间就应该多论理。

房客甲:我老婆被他吓得差点动了胎气。

房东摘下眼镜,瞅着房客乙平坦的腹部,轻描淡写地说。

房东:孕吐还没来吧,哪这么快有胎气,老王,瞧你急的——关锦胜,我是房东,开一下门好伐?

 

3、出租房  日  内(人物:关锦胜 房东 房客们)

关锦胜不敢开门,又憋不住,从床底下拖出一个脸盆,脸盆里堆着浸泡的脏衣服,他扭头看了一眼金鱼缸,纠结着选哪个。

 

4、出租房  日  外(人物:房东 房客们 民警甲乙)

房东怀里抱着一只橘猫,见主人敲门,忍不住舔了舔舌头。

房东:他好像不在。

房客乙:怎么可能,刚才还听到电视声呢,他上厕所从来不关门。

房客丙:还带不三不四的女人回来。

房东:你听到什么了?

房客丙:这个嘛,也不是我想偷听,隔音效果本来就不好。

房客丁:那女的从来不留宿。

房东:你怎么知道?

房客丁:房东,我住在门口啊,谁进进出出我还不知道,根据我的推断,他是piao——

房东:咳咳,有话好好说,大家都是邻居,他是在建筑公司上班的。

房客甲:难怪砸起墙来毫不含糊,房东,您再让他住这里,他就要拆房子了。

房东:没这么严重,小题大做。

房客甲:把门打开吧,他就躲在里面不吭声。

房东无奈地拿起一串钥匙,就在这时,两个民警面色冷峻地走进来。

民警甲:这里是关锦胜家吗?

房东:警察同志,你们找他有什么事吗?我是他房东,夏女士。

 

5、出租房  日  内(人物:房东 房客们 民警甲乙)

(画面切换)房东开门时碰到了门后的脸盆,盆里的脏水洒了一地。众人一边抬脚,一边往里面窥视。关锦胜已不知去向。

房东:我说人不在吧。

房间里臭味熏天,房客乙捂住嘴,猝然一阵干呕。

房东:老王,孕吐来了。

房客甲(欣喜地):老婆,我扶你回去休息。

房客乙:滚!我想不通,他怎么消失的?

两个民警跨过地上的水渍,搜查房间,民警乙站在窗前往楼下看。

房东:我们这是高层,他不可能——

民警乙:有可能顺着雨水管往下爬。

民警甲:看来是爬楼高手。

房东:警察同志,窗户是锁着的。

房东走到窗前,先推了几下窗,窗户纹丝不动。她把插销向上翻转,窗户的锁才打开,她推开窗,一阵清风拂面。

房东:看到了吧。

民警乙:那个插销已经松动了。

房东:啊?

(特写)插销确实已经松动了,不能紧紧地锁住窗户。

民警甲:他故意把插销弄松了,即便插销向上翻转已经锁住了窗户,但只要外力一推,它就松脱了。

房东:但是我明明去推过这个窗户,它是锁住的。

民警乙:你是向左右两侧推,而不是向前推。

民警甲:显然他看了不少犯罪题材的电影。

房东一脸愕然,她怀里的橘猫叫了两声,镜头从窗前缓缓摇出。

 

6、公共厕所  日  内(人物:关锦胜 老大爷)

关锦胜站在小便池前一边“川流不息”,一边发出呻吟声,一个老大爷惊异地看着他。

老大爷:这么年轻,前列腺就出了毛病。

关锦胜的右手腋下还夹着金鱼缸,缸里有他的手机和钱包。

 

7、街边  日  外(人物:关锦胜 关小羽 工人们 路人们)

关锦胜穿着拖鞋在街边走,甫一开手机,就有电话打来。他站在一辆工程抢修车旁,几个市政工人正在设路障。

关锦胜:喂?

关小羽(画外音):三叔,呜呜,我爸从悬崖上摔下来了……

(抽帧镜头)穿梭的人流和车影与一动不动接电话的关锦胜形成鲜明对比。

嗡——电钻声直击关锦胜的耳膜,他心烦地挂了电话,看到两个工人争吵不休,旁边的人竭力劝阻。

蓦地,两只拖鞋照准两人的脑门扔了过去。

 

8、发廊  日  外(人物:关锦胜 王菲菲)

王菲菲一抹红唇,嚼着泡泡糖,用遥控器开卷帘门,卷帘门升到膝盖的高度就不动了,她提拉不上门,气得用豹纹尖头高跟鞋直踹。

关锦胜(画外音):用高跟鞋踹门,有钱人。

王菲菲回过头,狠狠瞪了关锦胜一眼,她看关锦胜右眼淤青,没穿鞋,走路一瘸一拐,讥讽地说。

王菲菲:被人追债啊?

关锦胜:没错,跑路之前,想先理个发。

王菲菲扑哧一声笑了出来,关锦胜看着她没心没肺的样子,摇了摇头,从她手里接过遥控器,对准卷帘门接收器的位置按了两下。

伴随着电机的转动声,卷帘门开始上升。王菲菲故意殷勤地挽住关锦胜的手,嗲声嗲气地说。

王菲菲:老板,请。

关锦胜:每天开门都这么晚。

王菲菲:真把自己当老板了,要你管。

王菲菲喜怒无常,甩开关锦胜的手,弯腰从卷帘门下钻过。开了电闸之后,发廊门口的霓虹灯不停旋转,店招上闪烁着三个字“甜丝丝”。关锦胜一低头,看到自己胸前的衣服上黏着泡泡糖,用手一拉就成了拔丝。

关锦胜:王菲菲!

王菲菲(画外音):别弄脏我的地板。

一双粉红拖鞋扔了出来,关锦胜费力地把脚趾头塞进去。

 

9、发廊  日  内(人物:关锦胜 王菲菲 顾客甲)

关锦胜惬意地躺着,王菲菲正在试水温,准备给他洗头。店里的墙上贴着王菲、张国荣、郑伊健等港星的海报。

关锦胜(辩驳地):我只是不想你给别人太多想象空间。

王菲菲:我给别人想象空间怎么了?我开发廊就是为了钓金龟婿。

关锦胜:女人四十,还在做梦。

王菲菲:我身份证上的年龄比实际大五岁。

关锦胜:而且还多了一个菲字,要不然你早就飞黄腾达。

王菲菲故意调高水温,把关锦胜烫得大呼小叫。

王菲菲:男人四十,都是褪毛的鸡。

一个顶着地中海发型的顾客看到这一幕,吓得扭头就走,王菲菲忙朝他招手。

王菲菲:喂,老板,别走啊。

关锦胜:己所不欲——

王菲菲:都怪你!

(画面切换)斜阳映照,伴随着理发剪的清脆响声,细碎的头发掉落一地。关锦胜和王菲菲保持沉默,静享宁静的黄昏。

关锦胜:剪了头发可以回老家了。

王菲菲:那你什么时候回来?

关锦胜:不知道,(王菲菲表情一怔)临走之前,送你一首诗。

王菲菲:别恶心我了。

关锦胜:我哥写的,他以前当过小学老师,现在呢,是电影放映员。

画面转为黑底,片名出——悬崖上的放映机

 

10、公路  黄昏  外(人物:关锦胜 车手 地痞甲乙)

关锦胜坐在摩托车后座,右手夹着金鱼缸,一路颠簸地行驶在盘山公路上。沿途可以看到一条条蜿蜒的田埂,曲折有韵。天空中有一轮弧月。

字幕:那城中的弧月/薄如蝉翼/荡进你的波心/一首轻吟浅唱的歌谣/唤醒了乡愁/手心有梦的余温。

关锦胜的脚上还是穿着那双粉红拖鞋,伴随着刹车声,摩托车停靠在一棵歪脖子树下,他疑惑地问车手。

关锦胜:前不着村后不着店,停下来干啥?

车手:尿一下。

关锦胜:有烟吗?

车手摇了摇头,径直走到树后面。关锦胜脱掉头盔,下了车,伸了伸懒腰,他正要看手机,两个穿背心牛仔裤的地痞从路边走过来。他们手里拿着明晃晃的匕首,表情不怀好意。

关锦胜(对车手):喂,敲竹杠的来了。

话音刚落,车手扛着大号管钳扳手从树后面大摇大摆地走出来。

关锦胜:我钱包里就几百块,你们拿去买烟吧。

车手:你说你是包工头。

关锦胜:我平时爱吹牛b。

地痞甲:爱吹牛b是吧,把你脑袋打放屁。

关锦胜用头盔当武器,跟三人短暂周旋。他动作敏捷,避开车手虎虎生风的扳手,跨上摩托车,拧油门、亮灯,摩托车的轰鸣声如野兽般嘶吼。

车手:你说你不会骑摩托车。

关锦胜:偶尔我也会很谦虚。

车手:你跑不掉的。

关锦胜冷哼一声,空转后轮,左右摆动,一时间飞沙走石。他把金鱼缸反扣到自己头上,扬长而去。

(主观镜头)透过金鱼缸,关锦胜看到月光如泻,给大地披上了一层迷人的薄纱,显得宁静而又安详。

字幕:往后余生要背着一篓月光/陪你走过二十四城/水墨画的留白/就连每一口呼吸都能感觉到/充溢庭院的芬芳。

镜头定格在路边被遗落的手机。

 



编剧:柴晓春

手机号:13567482373

邮箱:631396063@qq.com

联系地址:浙江宁波


评论


评分:

柴晓春:

评论:《悬崖上的放映机》是一个乡村轻喜剧风格的故事,主旋律、乡村振兴、少数民族、奋斗和爱情是这个故事的基调。它既是一封写给电影的诗意情书,也紧扣了时代的主题,具有较高的社会价值和深厚的艺术性。微信:jay631396063
01月06日 15:50
友情链接:小偷程序  镜像站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