灵域全面战争?开端 (1人评价)


一、故事梗概:

       缘起天相:冥星遮日,日月同食,幽冥既现,混沌而起。

       灵域大陆,浩瀚领主先后征服星河马、奎金牛、鬼金羊、昂日鸡、娄金狗、室火猪,镇守人族北方四郡,却遭遇万年一遇的混沌大军。

       在此时,领主三公子浩汐却爱上了释东来将军夫人——溪禾,迫使东来将军休妻,并且因为溪禾夫人,与哥哥浩月反目成仇,对师父痛下杀手,但也为了大义,只身前往敌营,刺杀暗月王。

 

二、详细梗概:

       浩瀚领主,人族最强的体士,带领三军先后征服星河马、奎金牛、鬼金羊、昂日鸡、娄金狗、室火猪。却遭遇万年一遇的冥星遮日,日月同食,极北之地幽冥洞现,蛮荒的暗月族和地虱族在混沌之气滋养后,开始向南方人族入侵。

       人族一队装满“引石”的运输船队,在浩瀚洋中被酉鸡族(叛逃而出的部分昂日鸡族人)截杀,全军覆没。

       凤凰城内收到酉鸡族袭击船队的事,顿时震惊,二公子浩洛想要进行征伐,却被众人拦下,只因酉鸡族远居海外,同时需要做好对暗月族和地虱族的战前准备。

       在此时却传出三公子浩汐当街俘虏了释东来将军夫人——溪禾,众人急忙敢去,发现是一出闹剧,浩瀚领主当众将浩汐打伤,众人哀求下,才放过了他,并让通明法师收浩汐为徒。

       第二天,浩汐在拜访通明大师后,回府途中,遇到释东来和溪禾夫人,再次对释东来和溪禾夫人一顿羞辱,对两人名声造成巨大影响。释东来将军不堪受辱,将溪禾夫人休掉,性情刚烈的溪禾夫人选择跳崖结束生命。

       大公子浩月由于吞噬高阶灵血,导致每个月的月阴之夜兽性难于压制,需要吸食鲜血于压制兽性,将跳崖的溪禾夫人虏走,急忙赶来救援的释东来和浩汐扑了个空。

       浩汐多方打探,发现大哥浩月有所异常,遂和逐风夜晚查探,最后再浩月的密室中发现了溪禾夫人和侍女禾碧,将其带走,并将大哥收藏在密室中的众多宝贝劫掠一空。

       浩月兽性爆发,赶往密室吸食鲜血时,却咬在了两具铜甲傀儡上,崩坏了两颗门牙,一阵暴怒,将看守的士兵杀死,进行吞噬。

       浩汐将溪禾夫人安顿好后,自己则继续跟随通明大师学习。一天,回府途中,遇到了溪禾夫人侍女刺杀,却被影卫抓住,溪禾夫人得知后愿意一命换一命,答应为浩汐做任何事情。

       着楚楚可怜的溪禾夫人,浩汐忍不住吻上了她,并将自己多年来的心事吐露了出来。多年来自己却是一直深深的暗恋着她。答应在战前将她们送走,之后就进入凝神塔进行修炼。

       浩瀚领主也在调兵遣将,数批传令兵奔向远方,大帝之鞭、神之右手、盖世之锤三军向凤凰城集结,同时向凤凰城集结的还有奎金牛、昂日鸡的精锐部队。

       两个月后,浩汐精神力突破突泉境出关,为溪禾夫人接风送行,在南门外告别,此事却被大公子浩月知晓。

       当晚,孤圣夫人举行家宴,三军赶至凤凰城,将领前来拜见,浩瀚领主遂将三军分别安放在东南西三个方向,防守凤凰城。

       数日后,奎金牛将溪禾夫人劫持而回,秘密送入浩月府中,浩月在月阴之夜杀死吸食了溪禾夫人的两个丫鬟,在准备杀死溪禾夫人时,凤凰城上空顿时战鼓响起,浩月急忙敢去集合。

       黎明时分,地虱族发起了进攻,铺天盖地蚕状的地虱奔涌而来,却被城外布置的数层法阵纷纷绞杀,尸山如海,百丈外,达到了城墙的高度。

       夜晚,释东来派人清理尸体,遭遇了地虱的反扑,它们将地虱尸体都带了回去。通明大师探查发现,地虱族将五座虫巢带到了凤凰城周围,虫巢中有大量的幼虫,并且母虱还在不停的产卵,急需大量的食物。

       浩瀚领主派出五队精锐分别攻打五座虫巢,北面的两座虫巢分别由浩月和浩洛率队进行攻打,其余三座虫巢则由其他将军负责。

       浩月将浩汐带上战场,想以此机会除掉他,同时将通明大师贪墨的引石作为要挟,一起陷害浩汐。一对人马攻入虫巢后,浩月和黑泽里琪将军共同将母虱杀死,后指派浩汐到虫巢顶部布置烈火弹,却被通明大师偷袭至重伤,通明不愿意过多掺和,甩手离去,危机情况下,浩汐被释东来将军所救,但却和浩月一起从巢顶摔下,砸成肉泥。

       浩洛在攻打虫巢时,被母虱毒液沾到,腐蚀掉右手,撤离时,暗月族黑骑赶到,看着茫茫的黑骑,心里一狠,将虫巢引爆,众多将领、法师和黑骑在爆炸中丧生。

       浩月、猪不受、黑泽里琪三人从重重包围中也逃了出来,最后引爆虫巢,将黑骑击退。

       浩瀚领主看着三个儿子,一个死人,一个残废,一个弱智,遂让黑泽里琪将军护送他们离开。

       浩汐休息一夜后,将溪禾救出,和母亲孤圣夫人一起从密道离开凤凰城。

       在此时,暗月族发起了猛攻,轰天地狱炮将法阵和城墙炸毁,浩瀚领主在与众多强者交战中战死,盖世之锤也被轰天地狱炮消灭。剩余的两军大帝之鞭、神之右手向南方突围而去。

       浩汐和母亲从密道逃出后,夜晚在山坳中休息,却被暗夜族公主率领黑骑围住。

       通明大师在山顶摆下《万魂牵引阵》,收集百万亡魂,炼制《万魂丹》,狂暴的阴风将黑骑惊走,溪禾追逐东来的魂魄闯入祭坛,被通明杀死,只因自己的弟弟通镜在虫巢爆炸中同样被炸死,浩汐看着自己心爱的人在眼前被杀死,却无能为力,还被击成重伤晕了过去。

       黎明时分,《万魂丹》大成,丹药金纹引起的能量波动将暗月族公主吸引而去,一番争夺,却被醒来的浩汐捡了楼,并杀死了通明大师,成功逃离。

       为了让母亲成功逃离,只有群龙无首的士兵,才会停止不前,浩汐前去刺杀暗月王,并成功的将暗月王头颅挂到了凝神塔上,为父报仇。

 

三、故事卖点


1.好的剧本是集影视和游戏开发为一体。

2.使用传统神话异兽,星河马、奎金牛……引起人们对传统神话的敬畏。

3.恢弘庞大的战争画面,能极大的提升观感人群的兴奋度;

4.爱情、亲情、友情、师徒情各种情感交织,展示人们生活圈子的复杂;


四、故事正文

 

第001场

 

时间:日

场景:海面船上

人物:人族船队(大法师乌石、法师、士兵)、酉鸡族(赤铁鸡、锦鸡、蝙蝠)

 

△在浩瀚洋中心有一个孤岛,整座岛屿都是由火山喷发形成,峰顶紫气缭绕,形成了一个紫色的大漩涡,百里内的紫气正在向中心汇集,在靠近山顶的位置变得越发浓稠,最后融入山顶的天坛中,凝结成一颗颗紫色的晶石——引石。

△一队船队从岛上离开,十艘巨型帆船在蔚蓝的海面上向西行驶,上面载满了一箱箱的引石。木式帆船上两侧站满了银光闪闪的甲士。

△最前面的一条帆船,体积是后面的两倍,夹板上一个手持银色权杖身穿银装的中年精瘦男子,看着箱子内紫光闪闪的引石,脸上漏出了和悦的笑容,男子权杖中也镶嵌了一颗相同的紫色晶石,只是体积较小。

△一片黑云迎面而来,飞速靠近,精瘦男子抬起头来双目凝视,一声嘹亮的鸡鸣在空中响起,从黑云中冲出无数只尺许大小的蝙蝠。男子随后举起权杖,指向黑云,一道刺目的白色光柱像一支利箭一样飞速射出,接着几只黑色的蝙蝠从空中坠落而下。

△密集的箭矢向空中迅速射出,十几个燃烧着烈焰的黑球也想空中抛出,在蝙蝠群中炸裂而开,形成四五丈大小的火球,火球内的蝙蝠直接烧为灰飞,边缘处的蝙蝠烈火燃身,直接向海里坠落而去。

△此时,从黑云中现出十多只锦鸡,每只锦鸡五颜六色,鸡身一丈多长,翼展达到了四五丈,直接冲向了下方的帆船。

△一只红色的锦鸡撞击在头船上,巨大的冲击力将夹板轰碎,气浪将周围的士兵吹倒,鸡头飞速啄出,一个士兵犹如虫子一般就被叼起,然后往空中一甩,大嘴一张,士兵就被吞下了肚子。

△站起的士兵立刻形成一面盾墙,将法师保护在后面,并且一队弩兵飞速赶来,将箭矢快速射出,有几根扎到了锦鸡上,大部分却直接被弹射掉落下来,法师再次催动权杖,一道耀眼的白色光柱亮起,锦鸡急忙伸出右翅护住头部,一个一尺多大的黑色孔洞出现在翅膀上,愤怒的锦鸡张开大嘴就是一声尖鸣,音波直接将盾牌士兵推倒,眼、鼻、耳有鲜血流出,几十个士兵直接昏死过去。

△其它帆船上,有的士兵不停挥舞着手中长剑,对到达身边的蝙蝠狂砍而去,有的士兵则被数十只蝙蝠按在夹板上,分分钟被肢解,也有的士兵拿着弩箭胡乱的射击。

△帆船上不断的有锦鸡落下,有的锦鸡被盾牌围住,不断的冲撞;有的锦鸡冲入人群中厮杀,要么生吞,要么啄死,要么扔下大海;有的锦鸡被四五个法师围住,不断的激发手中的法宝,射出光柱、烈焰或者寒冰刺。

△突然,中间一艘帆船上,一颗烈焰黑球飞向锦鸡,接触后爆裂而开,护住身体的右翅被炸断,全身烈火熊熊燃烧,不断的哀嚎嘶鸣,最后跳下了大海。

△船上的士兵在飞速的减少,尾部帆船船舱上一名黑衣法师观察着外面的一切,然后走到桌子边上,迅速的写下几张纸条,几只乌鸦从窗口飞出,混在蝙蝠群中向远处飞去。

△头船上的大法师将权杖又激发了几次,锦鸡翅膀上多了一个个孔洞,不断向法师逼近,突然间脚下一个白色的法阵瞬间激发,形成一团白色的焰火,将锦鸡包裹,哀嚎尖鸣声之后身躯就化为了灰烬,夹板也被洞穿了一个孔洞。

△空中一只黑红色的赤铁鸡望着这一切,愤怒的一冲而下,法师只忙得赢抬起头来,就被鸡爪按在夹板上,和夹板一起破碎了,权杖也掉落在了边上,赤铁鸡望了一眼残尸,然后飞速的叼起,一口生吞,又飞到桅杆上,幻化成人形,观察着周围的一切。

△随着最后一名士兵被杀死,赤铁鸡变成鸡身向空中掠去,接着鸡鸣声在上空阵阵响起。

 

第002场

 

时间:日

 

场景:会议室

人物:人族(浩瀚领主、黑泽里琪、呼利可汗、释东来、浩月、浩洛、啊师哒、通明、通镜、柳絮、柳叶、柳风、柳竹)

 

△一只乌鸦跨越千万里,飞入一座洁白的大理石城堡,穿过亭台楼阁,繁华街道,最后落入一座白塔顶端。

△一名黄袍法师从窗口位置接住乌鸦,取下信件,转身递给座位上的银袍法师,银袍法师一脸肃穆,急忙站起来,双手紧握信件辗转几间楼阁进入一间会议室。

△大理石会议厅中坐着十三个人,主座上的是北方四郡领主——浩瀚领主,一身紫金色盔甲,左侧坐着两位紫袍法师,通明、通镜,四位银袍法师,柳絮、柳叶、柳风、柳竹;右侧两位金甲将军,黑泽里琪、呼利可汗,四位银甲将军,释东来、浩月、浩洛、啊师哒。

△银袍法师恭敬地将信件递给为首的紫袍宗师,一位瘦弱头发花白的老者,微眯着眼睛,打开信件看起来,然后一脸凝重的将信件递给了浩瀚领主。

△浩瀚领主拿起信件扫视一遍,直接一巴掌拍在大理石桌子上,桌子发出嗡嗡的响声,所有人面面相觑,一脸凝重。

通明:酉鸡族袭击了我们运送引石的船队,全军覆没,大法师乌石也壮烈牺牲了。

浩洛:可恶,小小酉鸡族也敢抢夺我们人族的东西,父王,给我两万精兵,我定荡平它们。

黑泽里琪:北部的星河马、奎金牛、鬼金羊、昂日鸡、娄金狗、室火猪先后被浩瀚领主所征服,但也有一些逃亡了,昂日鸡中就有一部分逃亡到了海外,重新定居在离火岛,如今远离大陆十多万里,征伐起来颇为不变。

通明:黑泽将军说的有理,浩洛将军不必动怒,前段时间冥星遮日,发生日月同食,极北之地的幽冥口被打开了,幽冥山脉的暗月族和黑澡沼泽中的地虱族在经过混沌之气滋补之后,两族力量就会爆发性增长,我们现在应该做好准备,以应对混沌大军,想来酉鸡族抢夺引石也是为了这次异变。

浩月:父王现在统领北方四郡,土辖五百万里,拥兵百万,还怕两个异族不成?更何况被父王所灭的异族不甚其数。

浩瀚领主:我儿不可无理,军国大事必须谨慎对待,却不可浮躁,异族能人倍出,刚刚我们的船队都还被全歼了呢。

释东来:通明宗师,传说中的冥星遮日,日月同食,幽冥既现,混沌而起,每万年会发生一次,不知道这件事情是否真实存在?

通明:我们寿命有限,短短百余载,没有谁亲身经历过,都是古书上所记录的,据史料记载,每次日月同食,都会有混沌大军南下,前后会有百余年间,而混沌之气也在百余年后消耗殆尽,在十几万年前,曾经有一次由于混沌之气太过旺盛,异族尖端能人倍出,几乎导致整个人族被灭亡,最后是联合了其它几个异族才共同消灭掉的。

浩瀚领主:确实,与人族有所接触的南蛮之地,有几个异族极为强大,特别是虚日鼠、尾火虎、房日兔、亢金龙、翼火蛇、参水猿这几个大族,实力极为不弱,原本我准备稳定北方之后,就进行南征的,却没想到遇上日月同食。

通明:浩瀚领主是人族北方最强的体士,达到了破虚境巅峰,只有你才能稳定住大局,两位公子也达到了朔风境,下一步直可进入破虚境,到时也能够镇守一方了。

浩瀚领主:浩月和浩洛两人确实让我满意,就是小儿浩汐一直让我头疼不已,二十岁了才堪堪突破淬体境,上面还有凝气境,才能到达朔风境,现在与普通战士差不了多少。

通明:少公子体质较弱,也许不适合修炼体士,可以尝试一下其他的路子。

△一个士兵急速跑入会议室,将手恭在胸前说道。

士兵:报告领主,少公子他在街上抢了释东来将军夫人,已经带进府里了。

释东来:(急忙站起,厉声说道)什么?你再说一遍?

士兵:(吞吞吐吐说道)少公子他在街上抢了将军夫人。

△所有人都一愣,而释东来急忙站起来,跑出会议室,向浩汐的府邸奔去,随后,其他人也跟了过去。

 

第003场

 

时间:日

 

场景:浩汐府邸

人物:人族(浩汐、溪禾、猪不受、浩瀚领主、黑泽里琪、呼利可汗、释东来、浩月、浩洛、啊师哒、通明、通镜、柳絮、柳叶、柳风、柳竹)

 

△浩汐府邸门口,释东来一掌将两个看门的士兵击倒,府门也被撞开,然后急速向内跑去,路上阻挡的士兵一个回合纷纷放倒,很快就到达浩汐卧室门口,却听到一阵惊心动魄的声音。

溪禾:啊……不要啊……放开我……你这个流氓……畜生……

△释东来怒火中烧,一拳将门轰碎,门口的两个士兵也被击飞,捡起掉落的一把长剑,愤怒地冲了进去。

△卧室内身穿红色裙衫的绝色女子溪禾被绳索捆绑躺在床上,嘴上堵上了一块丝巾,床边一个胖子扯着嗓子不断的在呼喊,浩汐坐在房间内的桌子边上,悠闲的喝着茶水,却被突然闯进来的释东来吓了一跳,不过也立马反应了过来。

浩汐:哈哈哈哈哈……咱们的大将军也会发怒啊,这可是我第一次看见你发怒的,上次和你打赌,你输了,可不许赖账啊。

释东来:(怒气冲冲)你……怎可开这种玩笑?

△释东来看了浩汐一眼,急忙跑到床边上,将溪禾扶了起来,并为她松绑,门口卫士重新站起来喊道。

门口卫士:领主驾到。

△浩汐急忙站起,走到门口迅速跪下,其他人也都跪了起来。

浩汐:父王。

△浩瀚领主走到门口,抬起右脚,一飞脚踹出,浩汐身体直接向后飞了出去,将桌子撞碎,接着喷出一口鲜血,其他人更是吓得弯低了头。

浩瀚领主:(走进房内巡视了一圈)溪禾夫人没事吧?

释东来:感谢领主关心,这件事是少主和在下开的一个玩笑,夫人没事,还请不要再责怪少主。

浩瀚领主:(转头向浩汐骂道)哼,你看看你,这么大了,成事不足败事有余,什么时候才可以像你两位哥哥一样,让我少操点心。

浩月:(跪下说道)父王息怒,三弟也是玩心未溟,也许过上两年他就会明白了。

浩洛:(也跪下说道)是啊,父王,三弟只是玩性大了一点,我们一定多加督促,以后会好的。

通明:大公子和二公子说的对,少公子并未作出什么出格的事,调教一番后会好的。

浩瀚领主:(转过头对通明说道)小子过于顽劣,还请大师帮忙调教一番。

通明:(走到浩汐面前,将浩汐搀扶了起来)你可愿意跟随我学习法术?

浩汐:(望了父王一眼急忙说道)学生愿意。

通明:哈哈哈……好好好……

浩瀚领主:明日就去向大师报到,以后再邪癖无聊,定加不饶。

浩汐:是,父王。

△说完,浩瀚领主走了出去,其余人等也都跟出来,释东来扶着夫人走在了最后。

 

第004场

 

时间:日

场景:落英堂

人物:人族(浩汐、猪不受、通明、卫兵、小厮)

 

△两匹银白色大马拉着一辆红色的马车,猪不受驾着马车穿过喧喧嚷嚷的街道,到达落英堂停下,从马车内走下一位翩翩公子,走进了落英堂。

△浩汐一边询问,一边向内走去,猪不受跟在后面,一直到了通明大师的房前,和门口小厮打了个招呼,便站在门口等候。

通明大师:可是浩汐来了?进来吧。

△浩汐进入房间,通明大师正在一张桌子面前专注地看书,浩汐在桌子边上站着等了一会,之后直接找了个位子坐下,并将桌子上的茶杯端起喝了起来。

△许久之后,通明大师才放下手中泛黄的书本,然后望向浩汐。

通明:公子来了,可否想好要学什么?

浩汐:(急忙站起)大师,我对我们人族的各种修习并不是很了解,还请解说一二。

通明:人族修习主要有三个方向,分别为体士、法师和异人。所谓体士就是通过修炼增强筋骨,你父王就是最强的体士,体士修炼分为淬体、凝气、朔风、破虚四个境界,而法师修习的是精神力,根据精神力的多少被划分为突泉、荷池、长流、瀚海四个境界,异人即是变异人,通过吞噬动植物灵血,形成强大的变异人来进行战斗。

浩汐:我二十才刚刚完成淬体,体士这一条对于我好像并不容易,请问大师,吞噬灵血有什么好处?什么样的动植物灵血才能吞噬呢?

通明:异人通过吞噬灵血来强化自身,同时也可幻化出动物形态来进行战斗,吞噬灵血后,战斗力也会成倍的增加。灵血既可来自动物,也可来自植物,像星河郡中的木精族就属于植物一类,树精修炼分为幻虚、摄灵、真灵、返璞归真四个境界,只有达到真灵境的树精精血才能被人族所吞噬,而动物却不一样,像星河马、奎金牛它们,修炼虽然也分为结丹、凝婴、化形、归元四个境界,但是在凝婴后血脉就会第一次觉醒,此时就可以吞噬它们的灵血,极少部分异族化形成人时血脉会二次觉醒,而绝大部分异族必须达到归元境界,血脉才会二次觉醒。

浩汐:大师,那吞噬动物灵血究竟有何危害?

通明:像你一样的淬体境体士,吞噬二次觉醒后动物灵血,会直接爆体而亡,即使只是一次觉醒后的灵血,身体也会难于承受,在缺乏日精的月阴之夜,会难于控制兽性,此时只有吞噬鲜血才能抑制狂性,又以人族鲜血为最佳,所以异人并不被人族所推崇。

浩汐:那这么说,如果我要修习异人,也要突破凝气境之后才可以。

通明:可以这么说,但是如果在吞噬的时候有高阶的丹药辅助,也可以跨界吞噬,只不过成功率并不是很高。

浩汐:这也太危险了,我还是修习法术吧,这个好像没那么难。

通明:没那么难?法术是法师使用精神力发动地一种技能,而精神力的高低决定了法师的级别,法师在战斗时,可以直接发动法术或者催动带有小型法阵的法器,最强大的法术是通过强大的精神力来催动高阶法阵,花费的时间也越长。感知并凝聚出精神力有的人穷奇一生都不能够做到。

浩汐:这样啊,大师,那哪种法术最强啊?

通明:法术可以简单的分为金系、木系、水系、火系、土系、风系、光明系几类,各种法术之间并没有明显的强弱之分,只是相生相克,就好像水御火,土困水,木掘土,金削木,而火又能吞金。

浩汐:每一种法术都能够被克制,那还有啥好学的,到头来不还是免不了被灭的命运。

通明:在同一级别之间,确实是这样的,但是,如果学习的法术不是一种,而是多种,那就没必要担心了,大部分的人修炼一种法术都已经十分吃力,更别说同时修炼几种了。

浩汐:没有多余的精力修炼法术不还是一样的?

通明:为了避免出现这种问题,人们就发明了法器,加持了法阵的法器即使是体士也能够使用,这就避免了法师需要同时修炼几种法术的事情,对大部分的法师来说,法器太过贵重而无法拥有,公子你就不必有这种担心了。(从桌上拿起两本书递了过去)这本是《术典》,详细介绍了各种法术的功能效用,你可以先好好看看,确定好自己想要学习哪一种,还有这一本《族异志》是我自己整理的,介绍各个异族的修炼情况,知己知彼,方能百战不殆。

浩汐:(接过书本,拱手谢道)谢谢大师的馈赠,我定加好好学习。

 

第005场

 

时间:日

场景:凤凰街

人物:人族(浩汐、猪不受、释东来、溪禾、群众)

 

△猪不受和浩汐两人从落英堂走了出来,上了马车,猪不受驾着马车往回走,穿过喧喧嚷嚷的街道。

庶民甲:(喊叫了一声)三公子来了。

△马车离得很远的时候,街道上行人就纷纷让开,空出宽阔的道路,而站在边上的群众也开始议论纷纷。

庶民乙:昨天三公子把释东来将军夫人从街上掳走了,真是人面兽心。

庶民丙:将军夫人美若天仙,就这么被糟蹋了,真是……哎。

△浩汐拉开窗帘,脸上却漏出邪恶的笑容,路边的庶民吓得直接往后退了几步,甚至有几人直接吓得向后跌倒。

猪不受:(嘿嘿一笑)公子,名声在外啊!

浩汐:哈哈哈哈……

△马车继续向前行驶,一路畅通无阻,在一个插口处却与一辆银色马车相遇,上面坐着释东来和溪禾,猪不受赶忙停下马车。

群众:昨天当街将将军夫人绑了,今日有好戏看了。

浩汐:溪禾夫人,咱们又见面了,真是有缘啊,要不再去府上座座。

△溪禾夫人一句冷哼,将头转开。

浩汐:昨日咱们还同床共枕,今日就不认账了,这可不行啊。

溪禾:你……

释东来:(一脸怒气,强压着说道)公子说话还请慎言,没有的事不能乱说。

浩汐:大街上不都是这么传的嘛,我说的有什么不对吗?

群众:老婆被别人睡了,都不敢反抗,真是窝囊。

群众:就是,本来还以为朗才女貌,没想到是个酸秀才。

群众:我要是他,都没脸站在这里了,一头撞死算了。

△浩汐转头望向群众,说话的几个人吓得立马闭上嘴巴,不敢再言。

浩汐:溪禾夫人,哪天要是想通了,可以随时来找我,我的大门时刻为你敞开,走。

△红色马车离去,释东来扶着窗口的手臂用力一捏,一块木头直接被捏碎,化为粉末,溪禾气得脸色涨红,却越发的有韵味。

△浩汐走后,群众对着释东来的马车指指点点,无数讽刺的声音在耳中回响。

 

第006场

 

时间:日

 

场景:凤凰街

人物:人族(浩汐、猪不受、木颜、木青)

 

△浩汐回到府邸,先伸了伸懒腰,这时两个丫鬟端了茶水和葡萄走了过来,浩汐拿起茶杯喝了口漱了漱口,又将茶杯放了回去,然后伸出右手在丫鬟脸蛋上捏了捏。

浩汐:木颜,你是长得越来越标志了啊!

△木颜害羞的微笑了一下,浩汐又从另外一个丫鬟茶盘中,掐了个水果吃了起来,并在她的脸蛋上抚摸了一下。

浩汐:木青,你也长大了。

△浩汐说完,然后径直向里走了去。

 



编剧:木歌

手机号:19987256486

邮箱:1944712332@qq.com

联系地址:


评论


评分:

蒋顺航:

评论:
08月28日 12:34
友情链接:小偷程序  镜像站群